【我為女友嫣兒找老公】(03)作者:彬郁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5497


               ?。ǎ常?br>
 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,我的心思依然十分沉重,原因已經不再是嫣兒對我的隱瞞,而是昨晚韓云的那條短信息中的內容,使我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全新一天的嫣兒。

  「老公,你,你昨晚有看過我的手機嗎?」

  看著嫣兒的臉上努力想要隱藏起來的不安與緊張,我明明知道她在害怕些什么,但我卻明白,我不能夠揭穿她,不然的話,她很有可能會崩潰,因為我相信自己昨晚看到的內容正是她口中被韓云所威脅的把柄,而那些把柄,絕對是在嫣兒被逼迫的情況下產生的,沒錯,絕對是的!

  「沒有啊,怎么了?」

  我刻意保持著平靜的語氣,臉上掛著疑惑,看似完全不明白嫣兒這樣問的原因。

  「哦,沒什么,隨便問問啦?!?br>
  聽到我的回答,嫣兒似乎松了口氣,但是緊皺的眉頭卻絲毫沒有舒緩,手中緊緊握著手機一臉的凝重。

  剛好今天是周末休息,我和嫣兒都不需要上班,然而正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,嫣兒卻已經穿戴整齊,顯然是一副準備出門的樣子。

  「嫣兒,你這是要出去嗎?」

  「哦,是呀,老公,我和朋友約好了一起出去逛街,今天中午應該就不回來了?!?br>
  一直以來,嫣兒都很少會單獨約朋友下去逛街,通常都喜歡拉著我一起,因為那樣才可以在她的朋友們面前與我秀恩愛,畢竟現在的年輕人大多數都喜歡這么秀,可是這一次,她卻絲毫沒有想要叫我一起出門的意思,由此可見,她很有可能是在隱瞞我什么,而她隱瞞我的原因,應該就是韓云!

  「這樣啊,剛好柱子他們今天中午找我喝酒,我也就不陪你一起下去了?!?br>  柱子是我的好友兼死黨,既然嫣兒不想告訴我什么,那我就將計就計,配合她演的更完美一點好了。

  「是嗎,那好吧,原本我還想著讓你陪我一起下去的,不過既然柱子找你,那你就跟他們喝酒去吧,記得少喝點?!?br>
  嫣兒的臉上表現出些許失落的表情,好像真的很失望我不能陪她下去。
  「我心里有數,你就放心下去逛吧?!?br>
  「哼,怎么放心呀,每次你跟柱子一喝酒就喝的醉醺醺的不省人事,一點都沒節制?!?br>
  雖然嘴上那樣說著,可嫣兒還是在幾分鐘之后急匆匆的出門了,這也更加肯定了我心中的懷疑,因為換做平時,嫣兒是絕不會如此輕易地同意我和柱子他們去喝酒的!

  在嫣兒下樓之后沒多久,我也終于是沒能坐的住,起身穿上一件外套,急忙下樓追了出去。

  因為擔心開車跟著的話會被嫣兒發現,所以我并沒有駕車,而是一路小跑向小區門口,好在嫣兒剛走到路邊搭上出租車,于是我也趕緊攔下一輛出租跟了上去。

  前面的出租車在路上行駛的很快,似乎正是嫣兒此時的心情,急切緊張,焦慮不安,畢竟韓云手中的東西真的足以使嫣兒身敗名裂,雖然我昨晚看到的那些并不多,但已經足夠了。

  幾分鐘之后,出租車停在了一家名為「俏來香」的酒吧門前,嫣兒從車上下來之后快速走了進去,看來這里就是韓云和嫣兒約好的見面地點了吧。

  真不知道這該說是天意還是巧合,雖說每次我和柱子喝酒的時候都告訴嫣兒是在柱子的家里,可實際情況卻是,我們沒有哪次是不在酒吧里的,而那個酒吧也正是眼前這家「俏來香酒吧」,一是距離家不算遠,二是這里的老板是柱子的表哥。

  顯然剛從南方回來的韓云還完全不了解我的情況,不然他也不會選在這里跟嫣兒見面了吧,想必也是覺得這里距離我家近,嫣兒趕過來會比較方便吧。
  在嫣兒進門之后,我掏出手機給柱子撥打了電話,編了個借口說是有個得罪過我的人在他表哥的酒吧里,所以想要讓他表哥幫幫忙,柱子也沒懷疑,豪爽的一口答應了下來。

  幾分鐘之后,我走進了酒吧,環顧四周,里面空蕩蕩的幾乎沒有什么人,畢竟現在是大白天的,根本沒有顧客會在這個時候來喝酒,同樣的,嫣兒也并沒有出現在我的視線中,跟我猜測的一樣,他們肯定是開了包間。

  此時表哥正坐在門口不遠處觀望著,看來是柱子已經通知過他了,見我進門,表哥一臉笑容的迎了上來。

  「表哥,不好意思,得麻煩您了?!?br>
  「呵呵,沒事,小野,你都來我這光顧這么多次了,還跟我這么客氣,以后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直接來這跟我說就行,不用還特意讓柱子那小子找我啦?!?br>  表哥的性格跟柱子一樣豪爽,聽說以前還是在道上混的,左臉上一道長長的刀疤,雖說看起來有些嚇人,但表哥這人卻是相當隨和,完全沒有柱子口中所說的那么可怕。

  「哈哈,好,表哥,那我以后可是會多麻煩您的?!?br>
  既然人家跟我都沒有絲毫生疏的意思,那我也就不再客套了。

  「行啊,你都叫我表哥了還客氣什么,哈哈,說吧,到底是有什么事想要讓我幫忙?」

  「這個,嘿嘿,表哥,是這么回事,我有個死對頭貌似正在你這喝酒,現在應該是在哪間包間里,我想問問表哥你,有沒有什么辦法幫我看到里面的情況?」
  「呵呵,小野啊,你這是讓我透露顧客的隱私呀?!?br>
  「這……抱歉啊表哥,我也知道這要求有點不太合適……」

  「哈哈哈,跟你開玩笑呢,哪有什么合不合適的,走,你跟我來吧?!?br>  說著表哥便轉身向酒吧里面走去,我連忙跟在后面,心中既高興又期待,一間并不算大的房間里,巨大的屏幕上清楚地顯示著各個包間里的情況,不過此時所有的包間里都是空的,除了其中一間以外。

  「老板?!?br>
  「嗯,給我把那個有人的包間里面的情況單獨調出來放電腦上?!?br>
  「哦,好的,老板?!?br>
  進門之后,表哥二話不說,指著大屏幕上的包間,對著坐在里面的值班人員下達了命令,隨后,值班人員很快就在電腦上調出了包間里的情況,其中果然正是嫣兒與韓云坐在里面!

  「好了,小野,你就在這里看吧,我先出去了,畢竟是你的私人事情,我就不了解其中的內情了?!?br>
  「嗯,太謝謝你了表哥,之后一定請你吃飯?!?br>
  「哎呀,真是瞎客氣,呵呵,好了,我出去了,小王,你也跟我一起出去?!?br>  「哦,是,老板?!?br>
  房間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,雖然我不知道表哥為什么會連值班人員也叫走,但是這確實更合我的心思,如此一來倒是不用擔心會被別人發現什么了。
  在電腦面前的椅子上坐下,我急切地看向電腦屏幕,包間內的兩人似乎陷入了沉默,嫣兒的臉上更是一副生氣的表情,不知道他們剛剛已經發生過什么。
  靜靜的等待中,仿佛空氣都凝固了,然而我身體里的血液卻是猶如沸騰一般,嫣兒如今真的欺騙我來見了韓云,說明韓云手中的東西都是真的,那也就是說,嫣兒在之前真的背叛過我!雖然不愿接受,但這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,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疼痛起來。

  「嫣兒,你就真的不愿給我一次機會嗎?」

  不知道是一分鐘還是十分鐘的等待,或許是更長的時間,總之在我心中是相當的漫長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時候流下了眼淚,劃過臉頰,直到韓云開口,我才想起自己現在正身在何處。

  「韓云,真的不是我不答應你,而是我不能答應,我不能傷害張野,更不能離開張野,所以你就別逼我了好不好?」

  嫣兒的語氣中,雖說有些怒意,同時又充滿無奈與乞求。

  「為什么不能傷害他?不能離開他?大學里的那兩年,你不是一樣經常沒有他的陪伴嗎?嫣兒,難道你忘記了大學那兩年里我們有多開心了嗎?」

  韓云顯的有些癲狂,一雙手緊緊地握著嫣兒的小手。

  「拜托,韓云,那個時候我和你表現出親密,是為了給學校里的其他男生看,為了讓他們不來騷擾我,為了讓張野能夠安心的工作拼搏!這都是我們曾經說好了的,不是嗎?」

  「那么那天晚上呢?臨近畢業的那晚,我們在賓館里發生的一切又是為了給誰看呢?」

  「那,那是……」

  猶如晴天霹靂一般,我沒想到嫣兒居然還跟韓云去過賓館開房!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止發生過一次關系,因為昨晚我所看到的信息里,那兩張嫣兒的裸照,分明是在嫣兒的家里拍攝的!

  「那是什么,嫣兒?你根本就是喜歡我的!」

  「不!才不是,韓云,你捏疼我了!」

  嫣兒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看的出韓云的手勁用的不輕。

  「抱歉,抱歉嫣兒,我有點激動了,我不是故意的?!?br>
  察覺到自己失態,韓云連忙松開了嫣兒的小手,一臉緊張的輕輕揉搓著。
  「韓云,既然你想知道原因,那我就告訴你,那天晚上我是把你當做張野了,你也知道那晚我們同學聚會都喝多了,你帶我去賓館我根本就不知道,更不知道自己抱著的人是你,所以才會發生那種事,一直沒有告訴你實情,是因為我怕打擊到你,畢竟我也想為我們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?!?br>
  邊說著,嫣兒的語氣漸漸軟了下來,眼中更是閃著淚花。

  「怎么可能,那,那之后的那次呢?我們在你家里的那次,那一次你分明是清醒的!」

  看來韓云真的接受不了嫣兒說出這樣的實情,神情有些恍惚,但仍然努力想要證明嫣兒對他的愛。

  「是,我承認,那一次的我是清醒的,但是你真的好意思說出口嗎,韓云?
  可一次我幾乎是被你強奸的呀!不然的話,難道我真的會答應和你發生那種事嗎?真的會在清醒的情況下背叛張野嗎?更加不會在最后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還讓你拍下了我的裸照,嗚……嗚嗚嗚……「

  說著說著,嫣兒的眼淚終于不爭氣的落了下來,一頭埋在雙腿間大哭起來。
  「怎么會這樣,你居然會這么說,嫣兒,為什么,我那都是因為愛你??!」
  似乎是真的十分傷心,韓云頹廢的仰頭坐在沙發上,口中不斷地喃喃自語著。
  包間里的兩人都陷入了悲痛之中,而我更是心痛不已,我實在無法想象,自己深愛的嫣兒,居然真的背著我與韓云發生過關系,而且還是在她清醒的情況下!
  雖然嫣兒解釋說自己是被韓云所強奸的,可我明白,嫣兒本身對韓云也是有著愛意的,這是身為嫣兒男友的我,所能察覺到的,并且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,我相信當初既然是在嫣兒的家里,那么即使韓云想要強奸她,她應該也是有辦法做出反抗不使韓云輕易得逞的,可結果卻是韓云成功占有了她。

  嫣兒對韓云的那一絲愛意,實際上是由于我的存在,不得不壓在了心底,不能對韓云表現出來,可我仍舊能夠比較明顯的看出來,只不過韓云自己顯然還沒能發現這一點。

  「不行!嫣兒,我去找張野,我會讓他離開你的!我絕不能夠失去你,絕對不能!」

  片刻之后,韓云突然站起身,準備離開,但卻被嫣兒抓住胳膊攔下了。
  「不,不要!韓云,你不可以去找張野,你去找他的話他就會知道一切,他就會離開我的,韓云,我求求你,不要讓韓云知道任何事,好不好?」

  乞求的目光,事到如今,嫣兒仍然不愿讓我知道這一切,我明白她是害怕我知道以后會離開她,看來她對我的愛還是要遠遠高于韓云的,但是她此刻表現出這樣的反應,絕對會更加激怒韓云才是??!

  「你!嫣兒,難道我就真的比不過張野重要嗎?」

  果然,見到嫣兒如此,韓云怒火中燒,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心中的怒火,干出什么傻事。

  「嗚嗚……嗚嗚嗚……韓云,我也不想這樣的,可是,如果真的只能夠選擇一個人的話,我真的,真的沒辦法離開張野,嗚嗚……求你了,求你了,韓云?!?br>  「媽的!」

  憤怒的甩開嫣兒拉住自己的手,韓云的眼神中已經快要冒出火焰,突然,他幾步走到嫣兒的面前站定,雙手在自己的腰間解著腰帶。

  「你,你要干什么?韓云!」

  韓云突如其來的舉動,嚇壞了坐在沙發上的嫣兒,她似乎沒想到韓云會突然做出這種行徑。

  「嫣兒,既然你不想讓我去找張野,那就用嘴幫我解決啊,你不是曾說過堅決不會用嘴為男人解決的嗎?如果你肯幫我用嘴解決出來,那我就不去找找張野了,怎么樣啊,你敢嗎?你愿意為了張野如此付出嗎?」

  說話間,腰帶已經被韓云解開,褲子褪到了屁股下,一根此時雖然軟趴趴的但看的出來絕對不容小覷的黝黑雞巴,從韓云的褲子里露了出來。

  韓云的話刺激著嫣兒的神經,同樣也在刺激著我的神經,因為他說的沒錯,嫣兒曾經親口說過,口交實在是太惡心了,她無論如何也做不出那種事。

  我必須趕緊進去阻止韓云!看到韓云如此對待嫣兒,已經讓我的心中充滿了憤怒,此刻我只想狠狠的狂揍里面那個臭小子一頓!可是,如果我此刻進去的話,嫣兒也就會知道我已經得知了她與韓云的一切,那個時候,嫣兒還有臉面面對我嗎?

  正在我內心糾結掙扎著做出決定的時候,包間里的嫣兒,內心同樣也在做著激烈的斗爭,面對眼前那根又黑又充滿異味的東西,她此刻的心里一定是充滿了反感與焦急,可是我卻拿不定主意該怎么去做,我到底該怎么做!

  「來啊,嫣兒!你不敢嗎?所以說,你對張野的愛,也不過如此對吧?為了他,你根本連這點事情也不愿做對吧?那好,那就算了,我現在就把照片發給張野!」

  「不!嗚嗚……不要……不要給張野看到照片……嗚嗚嗚……我做……我做就是了……嗚嗚嗚……」

  眼看韓云準備提起褲子轉身離開,嫣兒趕緊伸出雙手扶住他的雙腿,眼中的淚水不斷的流下來,打濕了她粉嫩的臉頰,痛苦的神色竟絲毫沒有獲得韓云的心軟?

  終于,嫣兒的櫻桃小嘴漸漸接近了那根骯臟的東西,而我的呼吸幾乎都快要停止了,腦袋漲的生疼,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著,就好像得了什么怪病一樣,不知道堅持多長時間就會突然倒地死去一般!

  「混蛋!」

  「??!嗚……嗚嗚嗚……」

  就在嫣兒閉上雙眼,嘴唇即將觸碰到韓云下體的前一刻,韓云突然怒罵一聲,然后一把將嫣兒的身體狠狠推倒在沙發上。

  「嫣兒,你記住,我韓云絕不會就這么輕易放棄你的!」

  說話的同時,韓云已經提起了自己的褲子,將腰帶重新系好之后,氣呼呼的走出包間離開了。

  如釋重負的感覺,襲遍我的全身,嫣兒的嘴唇最終并沒有觸碰到那根東西,還好,還好。

  可是,我的胯下,這又是什么奇怪的現象?我居然又一次不知在何時無恥的硬了!甚至在我的內心深處,居然還出現了一絲失落?我是變態嗎!

  包間里,嫣兒一直趴在沙發上傷心痛苦著,我卻沒有辦法進去安慰她,讓她得到哪怕一絲的依靠,甚至連我自己都感到了彷徨,我該怎么處理嫣兒與韓云的事情,又該怎么解釋自己身體上和心里產生的變化呢?

                (待續)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夜蒅星宸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