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18)【作者:拾貝釣叟】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889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               〈18〉

  我當然知道,這二兄弟一定有企圖,男生色欲薰時,什么都嘛敢。

  我當然知道,時代變遷,只要觀念改變,你會就更美麗,人也變得更開朗和樂觀。

  問自己:「倪虹,要不要?」我。沒意見??墑敲揮形宀淑頭椎墓?,就沒有FU。

  上回和暴屌哥,就覺得催情迷藥的藥效淡了,我才會陷在光明與黑暗之間糾結。這一回,他倆是兄弟;我和咘咘是閨蜜,自己人一家親,可五彩繽紛的光竟然沒有發作?

  看來迷藥余毒已除,我可以回到光明面?有點小失落。但還是,把心里的小惡魔關起來。

  「好啦…一起玩嘛?我們可以同床不交換…」當谷楓再一次慫恿,我猶豫一下后,選擇搖頭。

  但我不能讓谷楓輸給小叔。

  「楓哥!還是你比較棒??臁昧Φ拿H我?!臁昧σ壞恪浮叱繃?!
  阿阿…阿~泄了~泄了~「屁啦!全是演的。

  就在我才有感覺,小屄一陣緊接一陣緊縮時,谷楓承受不住,開始把滾燙的精液射進我嫩屄深處。

  看向木質窗戶,瀉進幾道月色光華,原來是玻璃破了幾塊。人家比我們早出發,而谷楓卻比他們早到站。

  谷楓呀~你真行…

  紅眠床上的咘咘,不知她贏了,還不干示弱。

  「啊…好爽…親丈夫…再用力頂…咘姐姐要泄了…喔…喔…抱緊我…摟著我…你的女人要飛了啊…啊…啊」

  我是在演戲,可人家咘咘是真的泄身,因為她人已經癱在小叔身上,快昏迷了。

  小叔不懂,看她不動,翻身跪在咘咘身上,用胸膛摩擦著白皙的奶子。咘咘的身體不斷顫動,雙眸緊閉,微張的嘴唇在輕輕地嬌喘,顯然很滿足,羨慕呀!
  「哥~她的小穴怎一開一合的?」小叔捏了她的奶子,再拍了她幾下,說:「咘咘姐!你沒事吧?我還要?!乖?,只有咘咘癱軟,小叔還沒發泄完精力,又開始想要。

  「姐姐不行了,如果你還想玩,換你肏我?!?br>
  小叔把咘咘雙腿高舉,跪在她的胯間,然后扶著肉棒,他還不懂女人的身體結構,硬挺的雞巴像野馬,有對著洞卻不識角度,胡插亂捅蠻撞。

  咘咘看他的神情,禁不住輕笑,善解人意地說:「還真忘了你是頭一回。來~讓姐姐幫你?!?br>
  她說得臉紅了起來,伸手牽住肉棒,慢慢往自己的屄靠過去,看來她先讓肉棒抵在那團炙熱的嫩肉上。然后說:

  「有沒有感覺頂住一個濕潤滑膩的小洞?輕輕用力一下。拭拭…」咘咘的手帶著肉棒,臀部微微上迎,硬挺的雞巴便順利地就位了。

  咘咘放開了那肉棒,雙手抱著小叔,閉上眼睛像在等待。

  小叔把腰向前用力地一挺,雞巴顯然全根盡沒在咘咘的身體里。

  「??!好痛!你…大??!」咘咘呻吟了一聲,打了他屁股,忍著痛說:
  「哦…噯…以后不要這般急,姐姐會痛!」看她張著小嘴,痛到吐著大氣,還是很疼這小處男,雙手在小叔的屁股上撫摸起來。

  小叔不敢再動,床上的裸裎,像按下快門畫面停格,姿勢很美,很自然,這就是性愛的伊甸園?

  咘咘輕搖他屁股說:「傻瓜,開始動呀!」小叔聽到可以動,竟是連續不停的亂捅蠻撞,漫無目的的胡插。

  「哎呀!你要小內穴的角度啦…」

  「??!哎…哇~好脹…慢一點啊…哎??!」咘咘又是呻吟,又是哎唷。兩手緊緊扣住他的屁股,卻再也制不住小叔的橫沖直撞。

  我感覺過了很久,但可能也就是幾分鐘,因為谷楓也忙著抱緊我的屁股,不停地往我嫩屄聳動,希望自己快點硬起來。

  愈是不服輸,急。就愈不濟力。

  反倒是咘咘緊緊抱著小叔的脊背,并用雙腿死力勾著的腰,開口大叫:「小鬼!別這樣,姐姐今天旅途勞頓,不能再被你搞了!」

  「哎??!姐姐會被你撞壞掉,真會死掉的,?!!烊媒憬閾菹⒁幌??!?br>  小叔說:「當然好,咱明兒就去領結婚證,姐姐有經驗又體貼?!?br>
  「你是號稱十八歲,要領結婚證也要等成年齡滿了再說啦!」

  聽小倆口甜蜜的嘻鬧,我向谷楓使了個眼色,轉身扶住他軟下去的雞巴,我顧不得泥灰大口地含住,就像含進全部的愛,也含住了谷楓的面子。

  我一邊吸吮著屬於我專用的雞巴,對那屌說:「我比咘咘美,你別貪心了…」,還一邊伸手摀住下體流出來的精液。

  谷楓看不穿我的心思,愉快的呻吟了一聲,他是故意的,用手抓住我的奶子,使勁地搓揉起來。

  「楓!我們回閣樓去玩,涼快!」站了起來,就在我們要退出房間時,小叔出聲說:「大嫂,謝謝你!」

  「謝我?是你表現好,抱得美人歸,為什么謝我???」

  心里酸酸的。

  感覺哀怨,唉~女人阿,就愛比東比西,小叔床上表現比谷楓強,對女人也比較貼心。

           第九章〈狂放與細膩的對比〉

  翌晨,太陽依舊照耀著美麗的彩虹橋。

  公雞照啼我照睡,直到谷楓來侍候我起床,說他媽媽要見我。

  小媳婦趕忙穿得端莊點,隨他去大廳見到未來婆婆。

  「媽媽,你身體有沒有好一點?」我關心的問。

  「有,但是化療后遺癥,老是吃不下。我幫你們煮了粥?!孤杪枳呦虺?,我趕忙跟了進去,她拿了四個人的碗筷。

  「媽媽,對不起!我真不受教,睡過頭,還讓您煮早餐?!?br>
  「年輕人,呵呵!昨夜,你叫得比那小妮子還大聲?!?br>
  「媽媽,您佬聽錯了。我在閣樓睡,是小叔他們啦!」

  「唉呀!沒關系,這二兄弟感情好。鄉下,傳宗接代,湊合合湊、百無禁忌,樹大葉大、家大業大?!?br>
  「是!媽媽教訓的是。我和谷楓會努力?!?br>
  「還有~那二個,忙了一整夜,還是讓他們多睡一會兒。你們二個先吃吧!」說完又收起二付碗筷。

  老人家吃沒幾口,我侍候她吃藥。含喧幾句,依舊說一些催我結婚生子的老話。但主要是打聽咘咘,我當然說了很多好話,什么家庭單純,只交過一個男朋之類的,讓罹癌的婆婆放心。

  「那我就放心了!我看那小妮子,個頭小屁股圓,會比你早懷孕?!掛惶岬絽鶇?,谷楓食之無味,就說要去找小叔。

  騙鬼!二兄弟平時各玩各的,這會兒怎忽熱絡起來?擺明是想看咘咘。
  「媽!我也去。您多休息,這碗筷我待會來洗?!?br>
  「去!去!去!一起去,好好玩,我等著抱孫子?!?br>
  大白天,進老堂屋我才看到,原來小叔的房間真夠髒,昨晚還被谷楓壓在地上肏. 怪不得昨晚回臥虹居時,我渾身是灰塵和髒東西。

  唯獨那紅花梨的紅眠床,在髒亂中有如初發芙蓉,熠熠的亮。喜歡!嘴巴里念著,我非弄到手不可。

  婆婆話中有話;想到谷楓看咘咘貪婪的表情,難不成…??這一家子,都怪怪的。

  我指著地上的灰土,指桑罵槐:「都是你好面子,干的好事,害你媽媽誤會我是蕩婦?!?br>
  「呵呵~鄉下,會生才好,多子多孫多福氣?!構確?,他反而一臉興奮的感覺?莫非他想歪,又誤會我了?

  屋內外找不著小倆口,打電話問,說在景區里,谷楓就開車要去找他們。
  驅車到一處樹林子里,清新的空氣泛滿著幽香。心情舒暢,著實喜歡也故意賴著不走,他只好去車上拿來帆布,二人就躺在帆布上。

  谷楓的手在我身上游移,瞇著眼眸,讓心隨著吱吱喳喳的鳥語在翱翔。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,也可以稱之為一種享受。

  瞄他的表情,谷楓一定在回味,和小叔同房干愛的過程。我不想陷入泥潭,我不希望昨晚的那幕,再度演續集。

  「谷楓,我想要那組花梨木的紅眠床。擺在臥虹居多好?」

  「我以為你說要弄到手,是看上我弟弟的大…」真想敲破他的頭。

  林子是如此的安靜,陽光從樹縫灑下,好不悠然自得。偶有小鳥不怕人,跳下來在我身邊飛來跳去,也算有伴,拋卻工作上的憂慮和煩惱,這趟回來發現紅眠床,還有這處林子,也算值了。

  經一打聽才知道,這片林子,本是谷家的地。十幾年前變賣,讓谷楓當香港讀書時的生活費。

  問,賣了多少?才值我現在半年的薪俸。

  谷楓看我酥胸隨著呼吸起伏,不知我暗下決定,要開始存錢,明年就可以把這樹林買回來。

  心不在焉被解開我鈕釦,知道乳胸砰然跳出,我也是谷家媳婦,在自家土地上不覺羞,逕自閉眼享受著。

  這傢伙又在做詩了,說這塊地是他童年的仙境,我是他夢中的白雪公主。語畢,伸出舌尖在我乳暈四周輕舔慢畫,看他嘴唇夾著乳頭想咬又舍不得。

  這年頭,男人只會滑手機。有詩意的男人不多,知道他疼我,幸福!

  谷楓向下舔行,讓我嫩屄暴露在一束陽光之中,知道自己金色秘毛的誘惑很美,或許擁有名器,才讓谷楓技不如人吧?

  不知是我淫蕩,還是他口技很棒,屄下的帆布上,已經有一灘淫水,谷楓散發著誘人魅惑。他挺著脹硬的雞巴,說我就像一件完美的藝術品,害他看得欲火賁張。

  「好啦!都是你的,想吃就隨便吃,美屄,想肏就隨便肏. 」捏了那屌一下,罵,希望你可別又不濟事了。

  我們擁抱著在帆布上翻滾,逗奶,挑棍,抽插,呻吟,說著淫話。

  在瞬間充實那一剎那,我的心在享受著大自然帶給自己的喜悅。

  谷楓的堅硬,只是魔法棒,在小穴里面攪動,產生的快感讓我不自主的喘氣和著呻吟。

  我努力把自己的臀部迎向男根,用力弓起,盡量使那話兒捅進性靈深處。愛液在陽光下晶瑩剔透,流淌濡濕了自己金色恥毛??旄蟹郝?,輕輕飄飄的,彷彿置身云上,模糊的意識,只感覺一波接一波來自下體有力的抽動。

  我不知在和誰做愛?不重要。原來女人要的是感覺,和誰做愛不是重點。
  有好幾次,滾出了帆布,赤身裸體在又濕又涼的草地上照樣肏著,我的小屄粘了泥土和青苔,也不在乎,很享受這種野地。

  這個泥巴味的谷楓,就是怪!只要沒有人驚擾的野地,他就很行,這回也是動作頗多,換了好多種肏屄姿勢,昨兒沒有,今兒補辦,把我送上高潮。

  被肏到巔峰時,很怕他亂講話。

  「楓哥!我夠了,你射吧…」我主動求他射給我。這牛受到鼓舞毫不猶豫,開始大力快速猛烈抽插。

  「肏??!楓哥…不是要肏翻我小屄嗎?來呀…肏!肏!啊啊??!」原始林子里清幽,我可以縱情地淫啼,高潮來的快,讓他毫不憐惜地抽插著。

  幾百下后,感覺屄屄里又開始陣陣顫動,極力的挺起下身,讓谷楓挺入更深處,隨著身體一波一波的顫抖,陰道收縮也是,我又要來了,他也是。

  突然有股熱流向我直噴,我用力夾緊他的雞巴,嘻嘻…來了,來了呀!快快,快射,傾囊全射給我吧!

  「哎呀,不行!不行!還有一天…還有咘…」都射了,才想后悔?

  「楓!媽媽要求的,給我一個孩子,射愈深愈好…」不饒他,把雞巴夾得更緊,我忸怩索取,噗噗,噗噗!伴隨著雞巴的躍動,一股股熱精澆灌在我花心上。
  「爽呀!倪虹,爽呀,過癮!」谷楓有氣無力地低吼,喃喃自語。

  這次野愛,很淋漓盡致,難得雙方同時登上美妙的巔峰。

  「讚喔,楓,你肏得好,我也舒服!」這是真心的讚美他。

  領略到無限風光,二人都心滿意足后,我們就躺在了帆布上,摟在一起,閉上眼,這是無人的樹林,如此安靜,不擔心有人來打擾,想睡就睡。

  就說很怕他亂講話,他還是說了:「倪虹,我們鄉下,共妻,是很正常的啦!」
  我沒在聽。

                 ●

  假期結束,在南昌機場。要登機的時候,換我扶著咘咘。

  「哎呀!我…我的小穴啦,好痛…好痛啊…??!」她被小叔肏了二天三夜,豈止破皮。

  「倪姐!你小叔…超厲害…谷楓該也很棒吧?」咘咘無力地說:「被灌注太多精液感覺小腹漲漲,就像懷孕一樣,不太舒服?!?br>
  「好呀!懷孕我就出錢幫你們養小娃兒。但那聰明球,要送給我?!掛謊暈?。

  翌晨!

  醒來,心情很好,身體不經意間移動。??!我竟然是全裸的,怎么了?可能是催情迷幻藥的后遺癥還在。真害!只要一做春夢,也不管在那里,就自己脫光了。

  夢里,依稀和咘咘,陪著二個魯蛇兄弟大玩換妻游戲。

  怎會做這種夢?

  是在老舊堂屋,谷楓肏我給小叔看,刺激?還是預兆?

  今后,這二兄弟如果真要分享,我會怎么因應?

  谷楓提及,偏僻鄉下,多子多孫多福氣,仍有共妻習俗。這問題,我沒有太多時間思考。

  香港的生活節奏很快,如夢般的假期讓人無暇回味,一溜煙就蕩然無存,好像是一場虛幻。

  上班,下班,就像回轉籠里的寵物鼠。我人見人愛,卻永遠轉不出勤務班表的桎梏。

  我很在乎林雅婷這個同學,為了化解隔閡與心結,我運用關系幫她弄到了套房式宿舍。

  還邀雞爸出來幫我證明,我無意和她搶排名。

  雞爸對林雅婷說:是他鼓勵我讀書升職,不要一輩子混警員,被屌毛呼來喚去。

  費了近一個月,二個人常常一起吃飯,從在警察學院的學生點滴講起,講到按成績分發,在警界繞了一圈,難得有緣再相逢成同事,彼此心結終於說開了。
  想必她也聽到很多中傷我的傳言,換我該來探聽,她從那里看到我的不雅影片?

  利用閑暇,今兒我又打電話,想約林雅婷一起吃飯。

  電話接通,她很喘,我問:「你怎了?」她說在警署頂樓的旗臺,要我快點上去。

  到場,我被眼前的景況嚇一跳。警旗被降下來,林雅婷全身赤裸屈膝,側躺在攤開在地的警旗上,蔣秋在一旁架設攝影機。

  不只這二個人瘋了,現場還有另一個男人,雅婷向他介紹:「老公,她就是倪虹?!刮胰系謎餑腥?,在會議室,林雅婷自慰,就是用視頻直播給他看。
  攝影機就序了,雅婷把老公叫到跟前。不解,無法相像,赤裸的她竟然能那么深情卻不害羞。

  她老公說:「我等這天等好久了!親愛的…讓我先擁抱一下?!?br>
  「嗯!我會盡情的演出,將你腦海中的想望實現?!顧強記孜?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。

  光頭的蔣秋瀟灑的甩甩頭,再脫掉上身衣物,只穿一件子彈內褲入鏡,老公退出站到我身旁,我看得出他眼眸中有火在燒。

  是她老公幫忙按下攝影鍵,影片開拍了!

  看我不解,她老公說:「蔣秋安排的秀,要向你們處長抗議?!?br>
  「你…你,是豬喔?把自己老婆當狗,任人賤踏?!?br>
  「隨你怎說。你看雅婷雪白的身軀,她是我的最愛。說母狗也不為過。我想讓她在我面前,被陽剛的警察配種,我們想生孩子?!?br>
  「蛤,讓老婆在香港警旗上被配種?」

  看向雅婷,她還真像一只母狗。起身蹲跪在蔣秋面前,先在他內褲上輕吻撫摸,接著輕輕的拉下子彈內褲。我沒想到,蔣秋的陰莖是那么地壯觀。

  她轉頭看向鏡頭,其實是看老公,他用臉和陰莖做對比,感覺是向老公輕呼讚嘆,形容這根寶貝是那么的粗大勇猛。

  「看!我家母狗,她一定會喜歡的?!估瞎燈滌玫閫?,允許雅婷的下一步。
  我有些生氣,上下打量身旁這個男人,他的眼神,就像帶著自己的寵物,去請人配種,是那么的期待。

  雅婷是警署里的績優女警,績分排名第一。平時亮麗、高傲,不可一世??晌胰創用幌牘嵊謎飧弊頌?,蹲跪在男人面前。

  我同學一臉淫蕩,但我了解她,那表情是演的。她那勉強承歡的模樣,讓我心里難受,心酸,不敢相信。

  她伸手觸摸著蔣秋的胸部,蔣秋一直跨讚我同學的身材美。他的手無法克制,在雅婷裸體上游移著,接著把頭低了下去,二人開始接吻。

  雅婷是很美,美到我不敢說自己比她更美!

  她身高一M七,我比她高。她那對32Ccup奶子沒我的圓,也沒我的大。
  可人家腰比我細多了。

  雅婷開口對著鏡頭說:「我等這天,等好久了?!拐饣?,是對蔣秋、還是對老公說?

  雅婷再次往下移,用嘴巴似乎管不住、蓄勢待發、青筋暴脹的陰莖。只好用手握住,才能用舌頭在龜頭邊上輕輕的轉,慢慢的逗弄,不時的舔、吸、上下套滑。

  「你舍得她這樣為別人服務?」

  「雅婷就是棒,我才敢讓她上臺?!顧瞎紙幼潘擔?br>
  「在她想達到高潮時,喜歡我用很多淫話刺激她,如果我不說,她還會自己幻想,我的淫妻癖好,就這樣順水推舟的養成。我媽想抱孫,更給這事兒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,讓雅婷突破思想上的窠臼。

  不解這一對夫妻的邏輯,可蔣秋很盡情的享受眼前一切。他接著扶雅婷躺在警旗上,他用手順著小腹,滑過陰毛扺達她溫濕的陰部。

  當蔣秋粗糙的手指碰到她的嫩肉時,那美麗的軀體禁不住顫動了幾下。雅婷很顧及鏡頭的美感,卻不時用余光看著老公。一開始顯然有些不自在,但后來漸漸屈服,開始松開雙腿,還把毛茸茸的陰阜敞開來。

  她的眼神變的很迷朦,這不是在演,看來她已經動情性欲高漲,想必淫水泛濫。

  而她老公看別人在玩弄妻子,顯的很興奮,不時在挪動凸頂的帳篷?;蛐戇段以諫砼?,不敢張揚而已。

  蔣秋看她嬌喘從口鼻發出嘶嘶聲,一臉得意用手指直接勾彈陰唇,讓她「啊~啊~」地輕聲呻淫。我不知道蔣秋竟然是風月老手,看來雅婷識貨才找她搭檔演出。

  聽雅婷發出想要的呻吟聲,她老公輕輕的鼓掌。得到老公的讚許,雅婷羞澀的張開了眼睛,她不只看到二個色瞇如火的眼神,還有我的羨慕。

  因為我一直期待,有一個男人這樣陪我做愛。

  蔣秋一邊熟練的玩弄著雅婷的裸體,還一邊對著鏡頭說︰

  「各位同仁!今天這場性愛,完全是為了踢爆不公不義…」

  蔣秋意有所指的問:「親愛朋友,我的肉棒要在她的嫩穴里抽送三千下,你同意嗎?」她老公沒出聲,但頻頻點頭,顯然聽懂這句雙關語。

  看老公點頭,雅婷已經是滿臉紅暈,十分誘人。

  她看來無地自容、想躲,實是將自己輕推至蔣秋的胯下,那壯碩的的陰莖早已等在那,從畫面看來二人都渴望到不行。

  「大美人,你愿意為了警署的不公不義,而當祭品嗎?」雅婷一幅柔弱無助,嬌羞的點頭。

  蔣秋一臉笑,在她耳朵旁慫恿︰「雅婷,那你獻出身體前,要不要講一下訴求?」

  她喉頭彷彿有東西哽著,發出一聲誰也聽不懂的聲音。

  「你不說,我就不插你…」他用龜頭來回磨擦雅婷的陰核。

  雅婷被逗得快要崩潰了,小嘴巴輕輕地吐出蚊子般的聲音︰「處長,拜託!
  別再為難我們這些女警了。女警有家庭,要的是安定。我愿意用身體來救贖她們?!?br>
  蔣秋仰起光頭,用相當滑稽的表情面對鏡頭,說:「報告處長,您說女警穿便衣,不能把槍插在褲頭?那我來教女警,大家把槍插在肉屄里?!?br>
  蔣秋說完用力一挺,肏進去剎那,連我都無法自己。雅婷接著發出類似哀慟的呻吟聲。

  她老公對我說:「看到老婆這樣,要不是你在場,我現在就想射一次?!?br>  蔣秋皺眉說:「這槍套太緊了,勒得我雞巴有點痛??!」雅婷看來也是。她先是向左,再向右忸怩,叮噹!叮噹!

  隨著頂頂撞撞的抽動,和著屁股的聳挺,怎一直隱約有叮噹的聲音?

  叮!噹!叮!噹!

  我往前湊近一看,可不是么,雅婷的小穴把雞巴勒得通紅。重點是我早看到了,她的乳頭上,也掛著小巧的酒紅色鈴鐺。

  前一陣子聽雅婷說,老公要她去穿環,我以為要穿耳環。今天才發現她在乳頭及陰唇上都戴著鈴鐺吊飾。

  蔣秋來回抽插,或輕或深,鈴鐺就隨著性交,發出叮叮噹!叮叮噹!

  我無法思考,更無法理解,她老公看著老婆被肏,會是什么想法。

  但同為女人,我能體會雅婷正在享受著性愛的美好,這對是狗男女,竟也能做出水乳交融的美妙。

  我看他老公,很硬了,滿臉通紅,但沒有做任何動作。雅婷也看到了,一眼哀怨的問:「老公!老婆終於在你面前被男人占有。你還會愛我嗎?」

  「我依舊愛你!」他老公眼睛看著老婆的眼睛,由衷地說。

  蔣秋不甘示弱,使勁肏了幾下,問:「喜歡我插你嗎?」

  「???…喜…喜歡!」雅婷被插得啊了一聲,把眼神老公身上收回,然后回答。

  「我的雞巴有比你老公大嗎?」蔣秋繼續問。

  「你怎這樣問?」雅婷紅著臉說。

  「你不說的話我就不動了?!菇锿駁?。

  「不動就不動…啍!」雅婷說。

  見蔣秋真的不動了,他老公猥瑣的說:「就因你屌大,雅婷才選你的。大哥!你就別再損她了?!?br>
  蔣秋知道這話傷人,沒再接話,而是要求林雅婷擺出狗狗趴著的姿勢。他挺著雞巴說:「害羞了?你老公看來很疼你?!估啪褪鞘咕⒉辶思趕?,雅婷受不了,只好哼哼著說:

  「啍,才不疼勒!老公…整天想看我和你做愛…讓你的大雞雞插我…」
  蔣秋聽這話又是使勁一陣急肏,說:「這是好事,恩愛,我才樂得成全?!?br>  那懸在空中的鈴鐺,發出的聲音,更是清脆悠揚…叮叮噹…叮叮噹…

  他老公一臉得意,對我說:「聽,那叮叮噹的聲音,你看,她這姿勢多美!」我只能點頭。

  我同學光著屁股,像小母狗一樣跪著,被蔣秋挺的肉棒插滿她的生殖器,被配種!

  雅婷表情很陶醉,一臉撫媚,這挑起雄性的本能欲望,蔣秋失控了,開始使勁的插著,把她奸淫抽插得雪乳酥晃,俏臀被撞得啪啪作響。

  見我同學開始呻吟了,他邊肏邊湊到她耳根說:「小騷貨,有反應?要高潮了是不是?!?br>
  雅婷被問得滿通紅,回答道:「我才不是騷貨呢!是沒在老公面前做,很怕他受不了這種刺激?!?br>
  蔣秋得意地說:「說你騷,就是騷,不騷你叫什么床?」

  雅婷屄里舒服,但是嘴上不服軟:「這里又沒床,哪來的叫床?」

  「小賤貨,還敢頂嘴,怪不得老公要委託我教訓你!」蔣秋說完,把全身重量壓在雅婷身上,像瘋狗,開始使勁地肏.

  公狗想發泄無窮的欲望,母狗在屈辱中不住嬌喘呻吟!

  這是什么世界,動物當道?但那畫面、旋律、心靈、動作…樣都是那么的美好!我閉上眼睛,從鈴鐺的聲音,就能感受她的滿足。

  看的性起,會想參與,是不想專美於前,覺得我會表現的比她好。

  看同學那種欲拒還迎的賤樣兒,這帶給我很大的震憾,性愛講求契合,性伴侶何必是夫妻?人也是動物。

  我問一旁的雅婷老公:「你怎能接受老婆在你面前和男人做愛?」

  這個老公說:「我心存感激。雅婷是我永遠的愛。有愛。就可以容許!」
  「如果你老婆心里有兩個男人,你能容忍嗎?」看我眉睫三條線,他繼續說:
  「我這么做,就是比任何人更懂愛,這個世界并不是那么灰色的,每個人都有追求的權利?!?br>
  蔣秋也邊肏邊附和說:「就是嘛!你倆是同學,哪來那么多的較勁???」
  「倪小姐!男人不見得都有我的寬宏大量,你不必等婚后才冒風險,來成就人生的色彩?!?br>
  「你的身體,現在正值圓熟,若是不常使用,任她一天天老化,這種折舊,你不會想哭嗎?」

  他這段話,很有道理,讓我心里的種子,發芽了!

  側頭看他,這個男人長的尖耳猴腮其貎不揚,但怎覺得他是那么的完美,谷楓、浩文…全天下的男人,都比不上他。

  林雅婷是在演母狗,但她不是母狗,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激情的演出,讓我沉醉,直到雅婷用高分貝的淫啼,再度喚起我的注意。
  「老公,我快不行了!真的要讓我被注入別人的精液嗎?」

  她老公很低調,很小聲說:「大哥,沒事,我會負責的,你放心?!?br>
  雅婷陷在高潮里,說話吱吱唔唔地:「誰要你負責?我是怕你心愛的女人,今后那里不乾凈……」

  我不懂。她是期待精液射進去的抖動?還是想看老公失去領地的表情?
  而我則是想,這男人為什么要讓老婆懷別人的種?

               〈待續〉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夜蒅星宸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