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梅竹馬的愛欲糾纏】(24)作者:QM1255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514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
                ?。ǘ模?br>
  秦語沒有回答,只是咬緊她的嘴唇。

  我也咬了咬牙,用手扶住已經再一次燒得紫紅的鐵棒,對準那神秘的洞口,將龜頭部分先慢慢地擠了進去。

  「喔……嗯……快進來……喔……」秦語嬌哼著。

  我騰出雙手,拉住秦語的腿作為支撐。

  這一次,我故意沒有和秦語提前打招呼,而是直接將她的腿突然向后一拽,并趁勢往前一頂。

  隨著一聲男女骨盆撞擊的聲響,肉棒直插花心。

  「咿咿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秦語的手死死地拽著床單,腿也死死地鎖住我的腰,讓我動彈不得。

  下體處,肉壁富有周期性地一次次收縮著。

  憑我對她的瞭解,我知道,陰道在瞬時間被異物塞滿會讓秦語「性」奮不已,又有剛才那么一番惹火的話做鋪墊,可能之后幾次輕微的抽插,就可以讓她高潮。
  而我本來在聽了秦語的描述后就已經精蟲上腦,加上現在下體受到如此強烈的刺激,射精的欲望就更加強烈了。

  雖然站在一個男人的角度,我并不想這么快就解決戰斗,但身陷這桃色誘惑中的我已經無法自拔。

  秦語的腿死死地盤在我的腰間,使我無法施展開拳腳??雌鵠?,她很享受這種陰道被塞滿的感覺。

  我輕輕地撫摸著秦語白皙的大腿,而秦語心里一定也很清楚我現在的尷尬處境,雖然雙腿依舊交纏在我的腰間,但卻放松了對我的束縛。

  我慢慢地把腰向后頂,把肉棒抽出。

  秦語嘴上不說什么,身體卻很老實,再次將腿盤緊。

  「語姐,這么想要嗎?」我開始有意地撩撥她的情欲。

  「哼……嗯……你好壞……哼……」

  「小騷貨,答非所問!」

  「嗯啊……哼……討厭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你不說清楚,我怎么知道嘛?」

  「討厭……哼……學……學壞了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還不說?不說我可撤了啊?!?br>
  「嗯……你……你敢……哼哼……嗯……討厭……啊……快點……快點啊…
  …受不了了……快點……啊……進來……進來……「

  「還說我學壞了,學壞了也是你帶壞的!」

  我一邊笑罵著,一邊也做好了準備。

  我先輕輕地往前頂了一點,然后藉著秦語腿部的力量,將肉棒猛插進去。
  「嗯……咿呀啊啊啊啊……討厭……啊……好熱……嗯……再……再來……」
  伴隨著秦語一浪高過一浪的叫床聲,藉助著秦語腿部收緊、放松的力量,我一次次地將肉棒送入她的花心。

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哼啊……慢……慢點……嗯哼……不……不行啊……哦…
  …好……好熱……啊啊……快……啊啊啊……又……又要來了……「

  我知道,越是到了這種時候,越是不能放松。

  我乾脆俯下身去,藉著抽送的力量,撲在秦語的身上。

  正是這一次突如其來的沖擊,也讓秦語沖上巫山之巔。

  「嗯啊……好重……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

  肉壁劇烈地抽搐著,一股股的熱流從秦語身體最深處噴出。

  在如此強烈的刺激下,我也卸下了最后一層防線,滾燙的精液噴射出來,灌進秦語的陰道之中。

  交合處,雌雄兩性的生殖器官緊緊地貼合著、擁抱著。

  柏拉圖說,很久很久以前,男人和女人是一體的,是緊密結合著的。

  或許我的想法十分膚淺,但可能柏拉圖說的這種原始狀態就是我和秦語現在這樣子吧。

  我趴在秦語的身上,兩人的汗液也黏合在了一起。

  我和她都喘著粗氣,低吟著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秦語一伸手,猛地把我從她的身上推了下來,軟下去的肉棒,也隨之滑出。

  「我說你啊,是越來越壞了。剛才干嘛呢?直接就倒我身上了,懂不懂憐香惜玉???」

  「俗話說得好,『小別勝新婚』。再說了,我們都別了半年了,是吧?」
  「是什么是啊,我問你,我們婚了嗎?」

  「那不是早晚的事嘛!」

  「切,就你這樣,老娘日后看不看得上你還是另一說呢!」

  「哎呦,小姑娘,膽子不小嘛!」

  「幾天不在家你還真當你是領導啊,我告訴你,以后你只能跟我婚,你要是敢跟別的小女孩那啥,看我不弄死你!」

  雖然是秦語的一句玩笑話,但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想起了楊譯婷,心頭也為之一震。

  秦語還是太瞭解我了,一下就看出了我表情中微妙的變化。

  「想什么呢?不會真有了吧?」

  「咳,說什么呢?再說了,你借我十個膽我也不敢啊,是不是?」

  「哈哈!」

  秦語雖然笑著,但我還是覺得她并不放心。

  氣氛突然有些尷尬,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、做些什么,只能想著換個話題。
  「語姐,說說那朵玫瑰花吧,挺霸氣的!」

  秦語明顯對這個新話題很感興趣,轉過身來,對我說:「真的?你喜歡嗎?」
  「怎么還要問???當然喜歡啦!」

  「其實,這還要感謝他們三個咧!還有紋身師……」

  「哦?說說看,反正睡不著!哈哈!」

  「好!我慢慢跟你說?!?br>
  說著,秦語輕輕地握住了我的下體,慢慢「按摩」著。

  「其實就是和你視頻完的下一個周末嘛,Ricky姐說帶我出去玩,我沒多想就答應了?!?br>
  「然后就把你帶去了?」

  「對啊,她直接就把我拉過去了。我記得是在學校后面的一個小巷子里面,Ricky說她就在這做過,很不錯的?!?br>
  「你同意了?」

  「沒有啦,我一開始肯定不干啊,都說紋身是壞孩子嘛?!?br>
  「那你怎么同意的?」

  「嗯,然后Ricky姐就跟我說了好多,我拗不過她,只能答應了?!?br>  「然后就紋了?」

  「嗯……額……也不是啦……其實……錢明,剛才有一段沒說,想過幾天才說的,但你問到了,就現在說吧……」

  我心中一陣狐疑:「你是說你和紋身師也……?」

  「要說你就是聰明嘛?!?br>
  「還真是??!我就說嘛!」

  「你看看你那樣,跟好不容易找到一本黃色小說的單身漢一樣!」

  「主角是你我一定看!」

  「去去去,大色棍!」

  「你還說不說了?」

  「看把你急的,這不正準備說呢嗎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進去以后,老闆是一個白人小哥,不過好像和Ricky姐很熟,Ricky姐和他耳語了幾句,然后告訴我說,現在這里有活動,紋身可以打折?!?br>  「打折?」

  「對啊,Ricky告訴我大概的價格之后我真是嚇到了,巴掌大的都要幾百美元?!?br>
  「你同意了咯?」

  「不不不,我先問了問是什么活動。然后老闆就先把我和Ricky帶到了后面的操作室,自己出去招呼客人了?!?br>
  「然后呢?」

  「Ricky姐告訴我,如果可以和老闆做一次的話,不光打折了,免費都行?!?br>
  「你呢?」

  「我當時肯定不同意呀,搞得我和妓女一樣?!?br>
  「那你剛才說……?」

  「還沒完呢。我拒絕了她之后,Ricky姐就出去了。不一會,老闆一個人進來了。不過,老闆已經全身赤裸了?!?br>
  「全身赤裸?」

  「嗯。他全身都是漂亮的花繡,但他的雞巴著實把我嚇到了?!?br>
  「哦?」

  「他的雞巴上被他紋上了花花綠綠的圖案,雖然還是軟綿綿的,但目測上去的長度已經十分嚇人了?!棟倌旯露饋紡憧垂?,就像何塞-阿爾卡蒂奧那樣?!?br>  我聚精會神地聽著。

  「我裝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樣子,一句話也不說,看著地面。不過,老闆主動走了過來,介紹著他自己,說他叫奧利弗,希望他這樣不會嚇到我?!?br>
  「你呢?」

  「我當時就像趕快出去,然后我就想來個踢腿把他撂倒。哪知道,老闆雖然看起來瘦小,卻也是個練家子,我腿還在半空中的時候,他一把抓住我的腳踝,另一個手把我托起來,扔到了旁邊的床上?!?br>
  「那他算強奸你咯?」

  「可以算,不過也可以不算?!?br>
  「嗯?」

  「然后他就沖了過來,抓住我的頭發,就想把當時已經開始變硬的肉棒往我嘴里塞。我湊近了才發現,他的那條肉棒應該是我見過的最大、最粗、最長的一條,上面還有四五顆凸起的入珠?!?br>
  「后來呢?你就先幫他發泄了一下?」

  「對啊,我當時想不如先認慫,然后再想辦法嘛。而那個時候也由不得我多想了,那條肉棒已經湊到我嘴邊了。

  「我就張開嘴,把他的肉棒吸了進去,但剛一吸進去,我就后悔了?!?br>  「后悔了?」

  「對啊。不知道為什么,一把他的肉棒含進嘴里,下麵就開始癢。這種感覺除了你以外,就是他了?!?br>
  「哦?我還沒感覺到呢,哈哈!」

  「去去去!然后奧利弗就抓住我的后腦,與其說是口交,不如說是他把我的嘴當作是小穴,一個勁地抽插著。

  「他的肉棒實在是太大了,即使到了極限我也只能吞進它一半的長度?!?br>  「最后呢?射進去了?」

  「嗯,我的下體也越來越癢,手也情不自禁地伸進了褲襠。這個動作顯然刺激到了他,只感覺到一大股腥臭的液體在自己嘴里爆開。我也實在控制不住了,一下子把剛剛射進來的精液噴了出去,但他還沒結束,又在我的臉上噴射了好幾發,搞得我臉上、頭發上都黏乎乎的,淚水、汗水、精液都混在了一起?!?br>  「然后呢?他接著干你了?」

  「沒有沒有,他好像很愧疚,拿來濕毛巾幫我擦乾凈,他說他從來沒見過這么美的東方人,所以一下沒控制住。

  「當時我也很想要了,再說了,我也挺想試試那個大肉棒的,就乾脆跟他明說了?!?br>
  「明說?怎么個明說法?」

  「本來嘛,都已經這樣了也沒什么好說的了,我就說我已經不是處女了,我也有男朋友了,既然已經這樣了,剩下的他自己看著來吧?!?br>
  「語姐果然是語姐,霸氣??!」

  「老闆也很羞澀,問我能不能把衣服先脫了?!?br>
  「嘖嘖嘖?!?br>
  「然后……然后就那啥了嘛……」

  「哎哎哎,最關鍵的一段了,別糊弄我??!」

  「哎呀,我自己當時也不知道怎么了,暈暈乎乎的,脫了衣服以后,他就夸我,說我身材好,很豐滿,很好看?!?br>
  「然后呢?他怎么干你的?」

  「你個變態!都硬了,還得寸進尺!」說著,秦語故意按壓著我的鐵棒。
  「哎呀哎呀,誰讓你的描述這么引人入勝呢?」

  「去你的!」

  「說說嘛?!?br>
  「真是的,討厭。一開始他說怕我受不了,就讓我撅著屁股,從后面進來的。他的傢夥真的好大啊,一開始剛插進來一半的時候,我就覺得下體要爆開了一樣,很痛。不過,入珠摩擦肉壁的感覺真的很棒!」

  「那語姐一定爽翻了吧?哈哈!」

  「就你話多!后來他越插越深,而且幾乎每次都是斜著插進來,然后捅進最里面的。沒插幾下我就高潮了。

  「奧利弗倒是很紳士這一次,看我高潮了,就停下來了。過了一會以后,他就讓我翻個身,開始從正面插我。

  「雖然說剛才后入式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適應了他的尺寸,但到正面我發現和剛才完全不是一個概念,感覺插得更深了。

  「當時雖然還是有些疼痛,但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。親愛的,你知道嗎?就像被東西托了起來,沖上天空一樣。我也不知道后來高潮了多少次,就記得我已經說不出話了。再后來,我就覺得大腦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」

  「那后來呢?你什么時候醒過來的呢?」

  「嗯……記得我清醒一點的時候,就看到胸前、小腹上全是黏糊糊的精液,」說到這,秦語停頓了一下,看著我。

  「那個,親愛的,能不能平躺下來,這樣老側著不舒服?!?br>
  「嗯!」我乖乖地躺好,伸出胳膊想攬住秦語。

  哪知秦語十分靈活地從我的懷抱中溜走,來到我身子的下半部,一口就含住了我的雞巴,緩慢地吞吐著。

  「這么快又想要了?」嘴上這么說,我卻很享受這樣的「服務」。

  「哪里?本來都好好的,你非要我說。好了,現在又濕了?!?br>
  「又說我,還不是你自己騷!快快,接著說?!?br>
  「啾……然后奧利弗看我醒了,就把精液擦乾凈,又夸了我。說我胸部很軟,下麵也很緊,好久都沒有這么棒的女人了……啾……」

  「怎么感覺你在自夸呢?哈哈!」、「自夸?啾啾……你不最清楚了嗎?啾啾……」

  「那玫瑰花呢?」

  「別急啊……啾……他說剛才很謝謝我,然后就給我免費了……」、「還真免費了?!」

  「那是!啾……」

  「那為什么要在腰上紋呢?」

  「也是奧利弗提出來的……啾……他說要紋就要紋在一個最美的地方……啾……然后我就覺得腰這里不錯……」

  「那圖案呢?」

  「圖案是我選的。我覺得玫瑰花很美,又是紅色的,很好看嘛?!谷緩蟀呂ビ治飾夷信笥衙值氖鬃幟甘鞘裁?,我說是『Q』,結果他在電腦上就畫出了這么個圖形……啾……「

  「那……很疼吧?」

  「確實有點……啾……不過弄完之后自己看確實很帥,效果不也很不錯嗎?」
  「是是是,相當霸氣!」

  「哈哈哈!可是結束了以后,奧利弗還想再和我做,但這次我沒同意……啾……」

  「哦?」

  「我要是同意了,不就真和妓女一樣了!我才不要呢!」

  「然后呢?他沒強迫你?」

  「這次沒有,他看我態度比較堅決,就沒說什么了……啾啾……出來的時候,天都黑了,Ricky姐還在門外面等著。她壞壞地看了我和奧利弗一眼,悄悄地跟我說……啾……剛才她在門外,耳朵都快要震聾了!」

  「沒有了?」

  「哼,你還想怎么樣???」

  「在美國就這么多了?確定?」

  「你還不相信我嗎?」

  「當然相信,當然相信了!」說著,我就想往下鉆.

  秦語一下子就看出我心懷不軌,說:「你還真是喂不熟啦!再來?安全,也不安全了呀!」

  可我仍舊不罷休:「好好好,這次我戴套,可以吧?」

  「不行不行,這么累了嘛,明天一天不都沒事嘛,明天再說嘛!」

  說著,秦語下了床,穿好衣服,背對著我,關了燈。

  可是,床那頭的我,依舊心潮澎湃。

              ?。ù?br>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夜蒅星宸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