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革命老區抱得母女歸】(24)【作者:擇日揚帆】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56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
            第二十四章老磨房的寶貝

  這幾天工地上有些煩,死了那個盧老二的親屬天天到工地上來,原因是對工地方賠的錢不滿意,嫌少了。

  前段時間因為我在家休養,鎮上組織的調解我沒參加,對方張口要42萬,工地上只出16萬,差距太大,鎮上也協調不好,就這樣擱起了。見工地上沒給他們答復,這伙人就天天到工地上來鬧。派出所前幾天來人抓了兩個挑事的,第二天就又出現在門口,只是不再鬧了,一家人披麻戴孝都靜坐在門口。

  我仔細看了一下,上次那個矮矮的少婦也在里面。我就問這邊的負責人,不可能就這么一直耗下去呀?

  那個負責人也很為難的說,按照他們公司的規定,不是工地上的工人傷亡,不可能陪那么多錢,上面一直沒答應,他也不敢擅做主張啊。再說那個盧老二是慣偷,他深更半夜來工地干什么誰都清楚,即便是什么也沒偷著就死了,是他自己倒霉,作為有行事能力的自然人,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,工地方又不承擔主要責任,所以本著尊重逝者的原則陪他16萬,都算對得起他們了,還不知足。再說這是公司里的法律顧問定的,就是打官司也說得過去!

  了解詳情以后我就不做聲了,再說這也不是我的職責范圍,她們想坐就坐吧,只要不打不鬧不惹事就行。

  只是這天氣是越來越熱,中午那個太陽啊,都快把人烤焦了,我在辦公室里偷偷笑著想,尼瑪,這么熱的天,看你們能堅持幾天!中午吃了飯過后,我剛出工地大門,想早點去找個位置打麻將了,門邊一個頭頂孝布的女人拉住了我,嘴里喊著,領導,我門冤枉??!

  我趕緊甩了兩下手,擺脫了她的拉扯過后說,我又不是縣太爺,你朝我喊什么冤???有什么到鎮上說去!

  誰料又來一女的,就是那個矮矮的少婦,但她沒有戴孝,兩人一左一右拉住了我,口口聲聲稱呼我領導,一定要給他們做主??!

  媽的,早知道我今天就不這么早出門了,這下可怎么脫身?工地守門的何天順見狀立馬上來,想幫我拉開兩個女人的糾纏,但沒用,自己還被抓傷了手臂。沒辦法,只好去找人去了,我呢,也被一群人簇擁著來到了一顆大樹下,七嘴八舌的對我訴起苦來!

  我算是慢慢弄明白了一點,戴孝的那個女人是盧老二的妻子,矮矮的那個是她的妻妹,就是盧老二的小姨子。她們說盧老二不是進來偷東西,他是想進來看看蓄水池里有沒有魚!誰知道就死在了里面,堅持說工地上管理有漏洞。

  這理由也太牽強了吧,蓄水池是新開挖的,怎么會有魚?你當我三歲小孩??!一個農村女人居然說工地上管理上有漏洞,這明擺著背后有人唆使嘛!

  我反正沒興趣聽她們胡扯,就盼著早點脫身,媽的工地上人都死光了嗎,老半天不來救我。我這是要被她們非法滯留在這里了。

  差不多過了五六分鐘,工地上的一大群人才找到我們,媽的,總算獲救了,真的是窮鄉僻壤出刁民,有理都跟他們說不清!

  晚上回家對美香和小袁她們說起這事,她們也都直搖頭,說這家人太不講道理了,小袁還仔細的看了看我被抓傷的手背,有些心疼的說,以后見了他們繞著走,別又被攔住了!

  第二天,我要送材料去縣城,我怕又遇到那些人,所以特意很早就開車出發了,剛出工地大門不遠,只見那個矮矮的少婦從路邊跳了出來,站到路中間,我一看,不好,趕緊剎車。

  沒看到其他人圍過來,估計還沒來,還好,一個女人我還能應付,再說了,我一米七八,她一米五,真干起來,這都要打不贏我找塊豆腐撞死好了!還給自己立個碑,上書——活該!

  小少婦拉著我的車窗說,領導這是要去哪里???我說我要去縣城送資料,她猶豫了一下問我可不可以帶她一程,我看她這時也沒有了昨日那股刁蠻勁,再說長得也還算過得去,就是矮了點,不過在我眼里她稍微打扮一下更像個蘿莉。我答應了,她歡快的坐到后排,然后就打電話給她姐說她今天有事,就不來了。
  一路上我們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,都是關于盧老二的事,我才知道她姐姐也是二婚嫁給盧老二的,這次盧老二死后,在后面出謀劃策的人我也聽出來了,如果沒猜錯應該是一個叫全哥的人。不知道跟她們是什么關系,看樣子這里面還有什么貓膩。

  到了縣城,我去了項目辦,她問我下午回不回去,看樣子又想搭順風車,我本想拒絕的,但看到她那對還算豐滿的胸,我他媽又沒經受住考驗,答應了,媽的,連名字都沒問。

  約好時間在解放大橋附近等她,我故意把一大堆文件和資料散放在后排座椅上,這樣的話,她只能坐前排了。

  不一會兒,她來了,原來是進城來燙頭發來了。她一看后面沒法坐人了,也沒多說,直接坐到了副駕上。

  回去的路上,我們的話多了起來,我才知道她叫呂小麗,多大了,做什么的,結婚沒有一個字沒透露。我靠,城府挺深得嘛!反正我沒事就把一些政策給她說了一遍,她也聽得似懂非懂,完了就一句,這事還是要她們自己做主,我說了不算。

  我也勸她們不要這么執拗的天天到工地來,這么熱的天氣,出了意外都不好!尤其是像她這漂亮有氣質的女人,這么毒的太陽曬黑了不好!頓時呂小麗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,這女人啊,就喜歡男人說她漂亮,就喜歡男人說好聽的肉麻的,全世界都一樣!

  這一路不停地扭過頭邊說邊看她那對高高挺起的胸部,心都酥了,媽的,從側面看,太誘人了,簡直不敢想象這襯衣里面的那對豐乳該是怎么樣的誘人??!
  呂小麗也似乎有點察覺我的眼神老是瞟過她的胸口,但是她沒有任何反應,只顧著和我聊著,有幾次還好像是故意彎腰下去摳幾下腳,媽的,這不是赤裸裸勾引的節奏嗎?里面粉紅的胸罩一清二楚,兩個雪白的半球差點讓我窒息!暗暗吞了吞口水,感覺下腹都有一點動靜了!

  快到鎮上的時候,呂小麗讓我在路邊停下,她要下車,說是不回鎮上了,直接回家,我問她家遠不遠,方便的話我可以送她一程。小麗笑著說,不用,就在路邊不遠,下了車俯身趴在我車窗前,胸口的衣領大開,里面的風光一覽無余。呂小麗說她會給姐姐說一下今天我所介紹的,但是還是希望我多多少少能幫點忙,她會好好感謝我的。

  我眼睛一直沒離開她的胸口,都沒怎么聽她說話,直到她輕輕拍了車窗一下,嬌嗔的說到,還沒看夠??!色狼!轉身一搖一擺的就走了,牛仔褲下緊繃的屁股墩上下搖曳,甭提多有少婦風味了。

  等她走了我才覺得自己剛才太失態了,而且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媽的,總有一天我要把你弄到手!這個小妞的奶子真太他媽誘人了!

  晚上我回到家里就給美香她們說了今天聽到的事情,美香也一時想不起他家什么人叫全哥,只是聽說盧老二后來這個老婆的妹妹很早就到廣東打工去了,至于在那邊干什么就不知道了。

  第二天去工地,呂小麗她們一家人早就到了,她看見我來了,偷偷朝我抿嘴一笑,我也回了一個微笑,輕輕點點頭就進去了。

  天氣依舊炎熱不堪,我今天心里咋就這么擔心起外面的呂小麗了呢?生怕她曬壞了身體。媽的男人都是些用下半生思考問題的動物,自己才結婚就想著外面的女人,我都覺得自己有點可恥了。

  中午的時候我都猶豫了一下,要不要出去打麻將。思慮了半天,還是硬著頭皮出去了,還好,看樣子她們也去吃飯了,我很順利的就出了門,搞得就跟八路軍過敵占區一樣緊張。

  還沒走到麻將館,就聽到有人叫我,回頭一看,怎么是呂小麗。我就問她什么事,她也不顧街上還人來人往的,拉著我的手就往一邊走,我的手肘就在她胸口逛來逛去的,弄得我有點小緊張,不好意思了。

  到了街邊屋檐下,曬不到太陽的地方,她停下來對我說,有個事情想告訴我,昨晚她對她姐姐說了賠償的事,但現在的關鍵不是她姐姐說了算,而是她的前姐夫在后面強迫她姐姐要那么多錢。

  我一聽覺得有些奇怪,便把小麗帶到了一處沒人的樹蔭下,讓她仔仔細細的給我說明白。

  原來她姐姐以前的老公是個癮君子,前幾年離了婚才嫁給盧老二,但是她這個前姐夫經常來找她姐姐要錢,揚言不給就要燒她的房子,要不就要弄死她們一家人。這次盧老二意外死亡,他知道了過后就跑過來出主意,讓她姐姐必須要工地賠42萬,而且這個錢要拿一半給他用,否則一樣的要去燒她的房子,再弄死她姐姐和他兒子。

  媽的,還真有比蔣金勇還惡毒的人了,我聽了簡直就是氣憤填膺,難怪這一家老老小小不顧天寒暑熱,每天準時就來,原來是受人脅迫的。我不等呂小麗說話,我自己就說,行了,我明白了,我馬上想辦法幫你們把他抓起來!太過分了!
  剛剛敘述完一切的呂小麗一臉的感激,她嬌小玲瓏的身軀微微有點顫抖,我這才體會到,一個女人獨自面對威脅的那種恐懼和無助。

  我對她說,你姐姐怎么不報案?小麗回答道,沒用,報了案抓緊去沒兩天就放出來,出來就變本加厲的來騷擾我姐,潑糞水,砸玻璃,上房揭瓦什么都干,所有人都怕他了!沒人敢惹他!就是抓去強制戒毒,幾個月回來以后也是一樣,我盧二哥活著的時候都被他打過好幾次了!

  我心里一想,媽的,搞不準這盧老二還是被他打暈了扔工地蓄水池的呢!于是我告訴小麗,讓她告訴她姐姐,我會想辦法的,讓她們一定放心。呂小麗也向我表示,只要這次把她前姐夫抓進去了,她姐姐馬上就會接受16萬的賠償,把這件事了結了。

  我這時才注意到她今天穿的緊身黃色?。孕?,又把胸口弄得脹鼓鼓的,你這是在引誘我犯罪,你知道嗎呂小麗?我心里暗暗想著,眼睛卻像要看穿那件T恤和胸罩一樣死死的盯著她的胸口。她這時也發覺了,握起拳頭打了我一下,嘴里只說了句討厭,老是盯著人家那里看!你家里沒有???

  我嘿嘿笑了笑說,誰讓你的長得那么好看呢!

  色狼!不理你了!呂小麗嬌嗔的說到,然后就要走了,我連忙叫住了她,說有事怎么聯系她啊,留個電話唄!于是我順利的拿到了她的電話!第一步就這樣實現了。

  現在五哥很少來工地,晚上打牌人多不好說事,于是我打電話問他有空沒,他說在縣上辦事,問我有什么事,我一時覺得電話里說不清楚,就對他說回來再說!

  一個下午我都在回想呂小麗那淡黃色T恤下的豐胸,那手感,一定爽歪歪吧!要是能親上一口就更好了。

  媽的,想想都覺得爽!

  晚上吃飯,我約五哥在街上一家飯店找了個雅間,觥籌交錯之間我就把下午小麗說的添油加醋的告訴了五哥,為什么告訴他,因為他現在是鎮武裝部的部長了,跟系統的熟,遇到這事我也只能找他了!

  五哥倒是對這個人有所了解,但因為不是本鎮的,不然五哥說他早就把那個人弄進去了。他告訴我,那個叫蘇全的人是個癮君子不假,但是以前除了抓他去戒毒還真沒辦法,他又不販毒,不殺人放火,只是嘴里喊得厲害,做些奇葩的事情,派出所拿他也沒辦法。但是這陣子不同了,這個月剛好遇上626戒毒日,正好要抓一批癮君子嚴懲以儆效尤的,計劃里就有抓他的。但是聽我這么一說,估計以敲詐罪來告他更合適,但這個可能需要呂家倆姐妹的證詞。

  晚上一起打了牌,回家的時候五哥特意告訴我,這事你放心,保證就這一兩天把他抓了,讓工地恢復正常??囪游甯繅暈沂俏斯さ氐氖慮槔湊宜?。
  第二天正好我休息,我帶小袁去縣醫院檢查身體,還好,一切正常,我和美香都放心了。小妮子這段時間胃口很好,就愛吃些酸的東西,縣城那家酸辣粉都吃了三碗,還打包帶了兩碗回家。我問美香。上次姑媽來的時候沒讓她看看是兒子還是女兒?美香說她看過了,但是對美香說的卻是天機不可泄露。聽到這兒我明白了,媽的,純粹就一騙子,連自己人都糊弄。

  下午回到家都快三點了,我沒去打牌了,而是在家陪小袁,但是小妮子瞌睡太多了,不一會兒就說明天要上班,想多休息休息,就去睡了,真的是屬豬的,以前就怎么沒發覺呢?

  美香也不在家,出去給小袁買東西去了,一時閑得無聊,我就想起了老磨房的事,強烈的好奇心讓我打起了主意。帶了把小刀就朝鎮南走去。

  路上收到一條短信,不認識的號,寫的我懷孕了,是你的!

  媽的,誰這么無聊,開這種玩笑,想詐騙也不看看我是誰!直接刪了。
  到了老磨房一看,的確夠荒涼的,前兩次來都有何小蘭,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,根本就沒多去注意。今天特意一看,除了荒涼還是荒涼。

  青石板上長滿了青苔,看樣子來這里的人很少,大石盤也已風化,只有石盤中從上往下穿的那根木料上嵌滿了銅錢,長滿了銅綠,顯示出了它的滄桑,也顯示著這里曾經的熱鬧繁華。美香曾經說過,她很小的時候來鎮上,這個磨房還有個老頭在這里磨面,而且據老一輩七八十歲的人說,她們小的時候就有這磨房了??囪擁娜肥怯行┧暝鋁?。

  我仔細的查看了上面的銅錢,清代的居多,順治,康熙有好幾枚,乾隆嘉慶的也不少,明代的有一枚洪武的,一枚萬歷的,還有一枚崇什么通寶,下面的字已經看不出來了,估計是崇禎,也是明朝的。

  然后就是我上次注意到的那個了寫了個大什么通寶,下面那個字被鐵楛遮住了,看不見。以前我有個同學搞收藏,我在他家見過這種,因為那個大字很容易讓人記住,如果沒記錯的話,應該是大觀通寶。宋徽宗時代的,估計會值點錢。
  后來我仔細一看,木樁反面180度的地方同樣嵌著一枚同樣的銅錢。也是大什么通寶。一把小刀肯定都是撬不下來的了,我又回家拿了把改錐和鉗子。我怕弄壞銅錢,找了塊大石頭硬是把鐵楛弄斷了才把兩枚銅錢弄了下來,順便把幾枚明朝和清朝早期的銅錢一下都撬了下來,統統帶回了家,臨走的時候又仔細看看了看四周,沒發現哪里會有什么陰武大帝的金印??!

  回家整理了一下,居然是一枚大觀通寶,一枚大定通寶,欣喜之余趕緊打電話給我那同學,告訴他我手里有兩個宋代的銅錢,想咨詢下價格。

  我那同學也只是收藏愛好者,價格他也吃不準,但是答應我盡快給我打聽。
  才過了一會兒,我都還在細細琢磨那些銅錢,我那同學給我打電話來了,說,你小子說不定要發財了,剛才他問過了,大定通寶是金代的銅錢,稀少得很,真的大定通寶有幾個版本很值錢,最貴的都要賣一百多萬!我的心一下子就緊張了,媽的,這是真的要發財了嗎?

  他問我大定通寶背面有沒有字或者花紋,品相怎么樣,我一看有字,好像還是申酉兩個,就告訴了他,他一下就提高了嗓門,快快,加個微信,發給我!于是我又打開流量,加了他,拍下來發給了出去。然后如獲至寶的把這些銅錢藏好以后,正好小袁醒了,看一桌子的改錐鉗子刷子,就問我干嘛呢?我說修了下門鎖,馬上就收拾,小妮子理都沒理我就上衛生間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續】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觀陰大士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